1417907.jpg

纯绿不两立

GF  2021-09-19 14:13
(《为了世界和平》内群已到146章裙:589382075)

(原创-母子纯爱)《为了世界和平,我只能上了妈妈》71-73

 
外群589382075~

 第七十一章
  
  大姨的心情难得的好了一些,我心中有了计较,一生都不肯屈居人下的大姨岂会容忍被自己的外甥压在身下亵玩,任何能让我受挫的举动都能让大姨的心理平衡一些,甚至还可能由此获得异样的快感。
  
  我摆出一副更加夸张的衰样,暗地里却是偷偷提肛,迫使着阴茎更加坚挺了起来,大姨起初还来劲的一直叫喊着,渐渐的也发现了不对,下体传来的感觉告诉她,我并没有像我所说的和所表现的那般萎靡,压在她身上耸动的频率反而越来越快,那根作恶的东西也愈发坚硬如铁。
  
  大姨发觉自己上了恶当,研究了十几年的心理学,居然被一个小屁孩耍了,再叫下去反而是让人家当了猴子,大姨咬牙切齿的看了我一阵,再次偏过了头,紧紧闭上了嘴巴。
  
  我见行迹败露,也不再隐藏,加之已经肏干了大姨近半个小时,严格算起来,我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性交,我的极限也快到来,第一次就能在大姨紧致的美穴惊人的吸力下坚持这么久,足够我吹一辈子了。
  
  我高高的撅起屁股,肉棒一路退出了大姨还在蠕动着的阴道,只余留着半粒龟头堪堪抵在穴口,充当着进攻的坐标。
  
  深吸了一口气,我猛地一沉腰,如老僧撞钟一般,粗大的肉龙在瞬间齐根没入了大姨的阴道之中,龟头势如破竹的顶在了花心,直顶的微陷入其中。
  
  “呃啊!~....”
  
  大姨发出一声高亢的惊叫,虽然在昨夜就已被我阴差阳错下破了身子,但阴道的紧致程度丝毫没有松懈,好在大姨多年来一直坚持锻炼,身体更是比我见过的所有老师都更加敏感多汁,若不是大姨的体内接连不断地涌出大量花蜜充当着润滑,又岂能承受的了我远超平均线的肉棒的蹂躏?
  
  好不容易大姨适应了我的尺寸,渐渐习惯了我平缓而温和的抽插,然而猝不及防之下被我一下子贯穿到底,一声声娇呼再也抑制不住。
  
  深入浅出同样将我的快感推到了极点,我顾不上怜香惜玉,每次都要高高撅腚,再狠狠撞在大姨的下体上,势大力沉,务求每一下都要戳到花心才能算做一个来回,暴涨的青筋和涨红的龟菇不断将大姨小穴深处的爱液刮了出来,耻丘下方娇嫩白皙的肌肤都被阴囊拍击得一片通红,我的动作愈发迅猛暴烈,恨不得将蛋蛋也一并塞入大姨的桃花源洞,直肏的大姨再也没有余力跟我作妖。
  
  大姨本想走缄默装死的老路子,却架不住硕大的龟头疯狂地撞击着娇嫩异常的花心,更别提龟头还要得寸进尺地抵在脆弱不堪的嫩肉上研磨一阵,欺霜赛雪的肌肤上再次覆盖着一层醉人的红晕,大姨连提几口气,想要重新稳住即将失守的心神,都在我大力的肏弄之下土崩瓦解。
  
  “轻点啊你!....哈啊!~....小畜生!..别这么用力啊!.....喂!...慢一些~...听见了没~......嗯哼!~...”
  
  大姨终于再也无法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低声呜咽呢喃了起来,细嫩的双手被我钳制着,纤柔的手指无意识的屈伸,似乎想要抓着什么,却又什么也够不到。
  
  大姨的脑袋不由自主摇晃了起来,一头大波浪甩的凌乱不堪,大半张脸都被秀发遮盖,挡住了俏脸的春情;胸前的硕乳虽然被胸罩束缚着藏于上衣之下,却还是止不住的上下晃动着,阵阵乳浪波涛汹涌、蔚为壮观,若是将这一对绝世乳瓜释放出来,不知是何等旖旎的风景。
  
  我狂猛地抽插了近百下,早已到了强弩之末,要不是谨记着市面上流传的真理,只要把女人日服帖了,天大的怨气也能平息一半,加上想要为系统多争取一点分数,这才一直提着一口气,非得将大姨肏到她人生中第一次高潮的来临,若是没有这股子信念的支撑,我早就在大姨玄妙的蜜穴夹击之下一泄如注了。
  
  汹涌的快感不断地冲击着精关,终于,就在我再也坚持不住时,大姨忽然浑身僵直,高高弓起了上身,双脚死死地抵住了床单,用力地蹬着,葱白的脚趾向内蜷曲,紧握的粉拳因指关节太过用力而有些发白。
  
  “我恨你啊啊啊啊啊!!!...”
  
  尽管大姨贝齿紧咬,还是没能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悲鸣,我只觉得大姨的阴道都像活过来了似的,疯狂地抽搐收缩着,紧窄粉嫩的肉壁一阵阵挤压着我的肉棒,一股热浪从花心深处奔腾而出,浇淋在青筋暴起的阴茎之上,整根鸡巴就算泡在一汪温泉一般,暖洋洋的,爽到了骨子里。
  
  大姨的双腿高高抬起,似乎下意识的想要夹住我的腰,却又被腿弯处的裤子束缚着没能如愿,我再也把持不住,松开了对于大姨的钳制,双手紧紧箍住了大姨盈盈一握的柳腰,鸡巴对准大姨湿漉漉的白虎美鲍接连捣弄了数十下,“滋滋”的水声不绝于耳,我背脊一酸,浓稠的精液疯狂地从马眼激射而出,我的脑子一下子都空白了,仿佛连灵魂都被抽了出来,射进了大姨的体内。
  
  我伏在大姨身上,下身死死抵住大姨高高隆起的阴阜,大量小蝌蚪倾巢而出,争先恐后的钻进大姨体内,却发现自己上了血当,通道的尽头不是来生的希望,而是一层薄薄的乳胶。
  
  整个射精的过程足足持续了十几秒,可惜精华都被困在了避孕套里,没能滋润到大姨的花心。
  
  大姨神情呆滞,双眼无神,无力地瘫软在床上,轻启的檀口娇喘不止,丰满的胸脯急促得起伏着,纤柔的娇躯香汗淋漓,暖烘烘的抱着十分舒服,微卷的秀发被汗水打湿,凌乱的贴在额前。
  
  刚刚泄身的大姨毫无挣扎反抗的力气,我趁机趴在大姨身上喘着气,脑袋肆无忌惮的枕着大姨饱满挺翘的乳球,那四溢的奶香和松软的触感令我迷醉。
  
  啊,生活,乳此多娇~
  
  我惬意得享受着高潮的余韵,隔着丰实的乳肉我都能听到大姨“咚咚咚”的心跳声,我得意的咧开嘴角,这可都是我一下一下肏出来的杰作,远在天边的大姨终于被我拉到了人间,肏入了深渊,膨胀的成就感满溢而出,一时间我竟有些慵懒,甚至想就此合上眼睛,以大姨的奶子为枕小睡片刻。
  
  突然,我猛地睁开了眼睛,现在是特么享受的时候吗?!
  
  不是我不想和大姨多温存一会儿,实在是心里坠着一颗巨石,一颗足以将我的心碾成肉渣的巨石。
  
  我连忙撑起身子,拔出插在大姨体内坚挺依旧肉棒,上一秒还被我日得要死要活的大姨,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来,只是在蓄势的过程中被我突然抽出的肉棒刮得一阵花枝乱颤,最终还是无力的放下了手,我趁机晃荡着胯下沾满大姨晶莹爱液的大鸟,来不及欣赏大姨下身蜜汁横流的旖旎风景,跳下床逃出了卧室。
  
  直至我将大姨送上了巅峰系统都没有发来任何提示,心中有些不安,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进行重启系统的尝试,谁知道这玩意儿会是个什么反应?说到底,哪怕是系统真的顺利重启,我也不确定是否真的就能对现状有所帮助。
  
  我重新站在了房门前,拉链都没来的及拉上,鸡巴晃晃荡荡的甩在外面,套在灌满精液的避孕套里。深吸了一口气,我颤抖得伸出手,摸向了空无一物的门口,入手处一片冰凉。
  
  那堵该死的空气墙还在!
  
  我气急败坏的狠狠朝它踹了一脚,却差点没把自己的脚给崴了,我赌上小命强推了大姨,结果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再次进入了精神世界,系统化身的电脑依旧是满屏的乱码,我沮丧得坐在电脑前,连最极端的手段都没能奏效,眼下我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妈妈生死未卜,而我居然强奸了她的姐姐?这特么是什么丧心病狂的剧本?
  
  失魂落魄得盯着花花绿绿的屏幕,我突然发现系统并非一成不变,毫无逻辑可言的乱码,似乎有序了许多。
  
  不知道这个发现是不是我的错觉,还是单纯的自我欺骗,此刻的我就像是溺水的人看见了一颗稻草,但凡有一丝一毫的希望,我本能的都会把它放大百倍、千倍。
  
  「我的行为是有效的...」
  
  「也许可能是因为和大姨的强行结合而非心意相通,所以即便大姨高潮迭起,也并没能积攒到足够的能量...」
  
  「或许...」
  
  「再将大姨推倒一次,说不定就有成功重启系统的可能...」
  
  这个念头突然在心底扎根,汲取着我所有的理智,疯狂而野蛮地生长着。
  
  到最后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只要再肏大姨一次,我就能拯救妈妈了...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拯救妈妈,还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将自己的恐慌和无助发泄在大姨身上,我的精神重新回归了身体,鸡巴已然再次高高的翘起。
  
  反正大错都已铸下,上一次和上两次有什么区别呢?
  
  死一次和死两次又有什么不同?
  
  兴许再肏一次大姨,就真的有用呢?
  
  我催眠着自己,鬼使神差的走回了大姨的卧室...
  
    第七十二章
  
  大姨已经从高潮中回过神来,正赤着小脚踩在地上,弯腰将紫色的蕾丝内裤提到它应该呆在的地方。
  
  地板上散落着数个纸团,里面包裹着我辛苦耕耘的成果,我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大姨也察觉到我又站在了门口,看到我挺着个大鸡鸡乱晃的样子,大姨眉头紧皱,一脸的嫌弃,厉声呵斥道:“你他妈裤子都不会穿了吗?!还不快滚出去!你死定了我告诉你...”
  
  还没等大姨说完,我已经连跨两步扑了上去,再次将大姨压在了床上,膝盖轻车熟路地挤在了大姨两腿之间,阻止着闸门的合拢。
  
  大姨惊怒交加,气得怒目圆睁,恶狠狠地瞪着我,眼中的杀气凝如实质,恢复了些气力的大姨挣扎的比之前激烈多了,然而我也不是豆芽菜的身材,大姨到底还是没能挣脱我的魔掌。
  
  “小畜生,你他妈还没爽够吗?!”
  
  我喘着粗气,不敢去看大姨摄人的目光,支支吾吾道:“老姨,反正咱们都已经..那个什么了,您就再给我一次吧,我保证是最后一次!之后您要杀要剐,我的都听您的。”
  
  “滚你丫的!你不要觉得现在天下大乱就目无王法了!等你妈回来看她不活活把你打死!就算她下不了手,我也会亲自送你上路!快放开我,不然我就把你那根东西拧断!!!”
  
  大姨愤怒到了极点,声嘶力竭的咆哮着,我也没指望大姨能撅着屁股夹道欢迎我,但场面话还是得说的,毕竟不能表现的太过赤裸,至于大姨的威胁,反正我是已经有些麻木了,虱多不咬,债多不愁。
  
  我默不作声,埋头去扒大姨刚刚穿上还没捂热乎的内裤,依然是先前的那个姿势,然而大姨这次有了防备,死死压着身体让我轻易无法得逞,而我的精力还得分出一部分去压制大姨的挣扎,一番折腾,我竟连大姨的内裤都没能剥下来。
  
  我喘着粗气,看着胸口同样急促起伏着的大姨,通红的双眼似要将我生吞活剥一般,我下意识伸手帮大姨擦去额前的细汗,心里忽然有了明悟,我为什么就非得和一条内裤较劲呢...
  
  心中有了计较,当即不再去拉扯大姨的小内裤,伸手往下一探,轻而易举就将蕾丝内裤的裆部拨弄到一旁,高高隆起的阴阜正正好好、稳稳当当的卡住了内裤的回弹,造物主的设计真是巧妙至极。
  
  我扶着油津津的肉棒,再一次抵住了大姨下体那娇嫩肥美的大白馒头,松软多汁的肉鲍隐隐闪着油光,还没等我施为,紧紧闭合着的花瓣竟已自行分泌出大量的爱液,为即将发生的交合做足了准备。
  
  大姨横陈的玉体仿佛是为了性爱而专门设计的一般,有种令男人精尽人亡的魔力,要是搁在古代起码能废了一个王朝。
  
  鸡巴上传来湿漉漉的感觉远比看起来更加强烈,我有些奇怪,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反应过来,先前射得满满当当的避孕套忘了摘下,着实是第一次啪啪啪没有任何经验。
  
  我脑子一抽,看着大姨的眼睛商量道:“老姨,我想换个新的套子行不行?黏黏得好难受...”
  
  大姨面如寒霜,目眦欲裂,恨不能立刻将我碎尸万段,我差点没给自己两嘴巴,这种心照不宣的事情,是能摆在台面上说的吗?
  
  我暗恨自己怎么就被精虫影响了智商,依葫芦画瓢,成功在床头柜里又掏出了一个新的套子。
  
  大姨就这么静静地躺着,任我施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大姨已经放弃了所有抵抗,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然而我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甚至更加紧张起来。
  
  我知道大姨可不是被大鸡巴日几下就被征服的人,轻言放弃不是大姨的个性,以大姨的玲珑,自是知道徒劳的挣扎只会白白浪费力气,进一步失去反抗的余地,对于她眼下的困境没有任何帮助。
  
  大姨肯定是在默默积蓄着力量,我不知道她在构思着什么诡计,但大姨天马行空的脑洞我压根无从预测,只能提高警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我将鸡巴上的避孕套摘了下来,我还真是第一次用这玩意,不由好奇的将沉甸甸的套子拿到面前看了一眼。
  
  原来,避孕套的尖端有个小汽泡之类的空间来用存储精液,只是我的量太多了,大半只套子都被蓄满了浓白的精液,大姨见我竟将盛满精液的避孕套高高举了起来,还以为我要做什么变态的事情,惊的花容失色,眉头都快拧巴出一个“北”字,连忙出声喝止道:“赵亮!你要是敢将那玩意儿倒在我身上,我就弄死......我就咬舌自尽了啊!等着给我收尸吧!!”
  
  大姨果然懂得变通,眼见弄死我这种话语没有什么威慑力,开始改用自己的生命威胁我了吗...
  
  可大姨一个堂堂的博士,难道不知道咬舌是弄不死自己的吗?倒是有可能疼死自己... 
  
  不过大姨倒是无意中给我提供了一个诱人的建议,我不知道妈妈原本是个什么模样,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独自将一个男婴拉扯成一个大男孩,母爱的力量使得妈妈身上早已染上了一丝烟火气,与贵气逼人的大姨相比,妈妈更像是落入凡间的仙子,既食人间烟火,同时又是令人高山仰止的女神,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让人忍不住想要降其揽在怀里,温柔怜爱一番;而大姨虽然和妈妈一母同胞,但大姨身上有一股妈妈所没有的上位者的霸气,雍容华贵、清冷淡雅,直教人想用最为狂野的姿态去征伐、蹂躏、降服这匹烈马。
  
  要是将满满一袋子精液缓缓地淋在大姨唯我独尊的俏脸上,看着她羞愤欲死,想要弄死我却又没办法立刻办到的无奈模样...
  
  光是想像着那个画面,我浑身都打了个哆嗦。
  
  我轻声嘟囔了一句:“连您我都敢肏,还有我什么不敢的...”
  
  “你说什么?!”
  
  我过过嘴瘾,没成想让大姨听见了,大姨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吓得我一个没拿稳,将手中的套子掉在大姨的肚皮上,大量的精液倾泻而出,散落在大姨平坦光滑的腹部,泼洒出一朵淫靡的花。
  
  大姨狭长的肚脐盛满了浓白的黏浆,淡淡的马甲线成了精液的排水渠,黏稠的液体顺着肌肉线条,缓缓地向四面八方流淌着,有的滑落在了床上;有的却因为后继无力而挂在腹部的边缘,将落未落;更有甚者,一些不甘心就此去逝的小蝌蚪率领着兄弟姐妹,拼命涌向大姨的下身,大量的白精从大姨的腹部一直延伸到阴部,浇淋在微微红肿的肉丘之上,视觉冲击力极强的画面看得我心脏都停跳了几拍。
  
  “你!!!”
  
  大姨一身怒吼,拼死挣扎了起来。
  
  “不...不怪我呀...”
  
  我回过神,吃力地压制着大姨的暴动,好在大姨终究不是全盛状态,昨晚的破身让大姨虚弱无比,方才的暴肏又让大姨的体力上限去了七成。
  
  片刻之后,大姨耗尽了恢复的气力,再次萎靡了下去,我连忙将大姨肚皮上还在不断释放着精液的套子丢在了地上,帮她清理了肚皮上蔓延的精液,虽然很可惜世界名画就此消失,但这玩意只会让大姨反抗的意志更加坚定。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抓紧大姨CD的时间给硬挺的肉棒换上新的套子,急吼吼地一挺腰,鸡巴再一次刺入了大姨哄热紧致的下体,虽然大姨刚才已经用纸巾简单的清洁过了,但蜜穴的深处依然泥泞无比,与肉棒分离了还不到十分钟,紧窄的阴道很快就适应了粗大肉棒的长驱直入。
  
  “嗯啊!~”
  
  一声长长的娇吟...
  
  却是我发出的...
  
  小别胜新婚,鸡巴才离开了一会儿就对大姨的阴道思念的紧,加上大姨温热的蜜穴满满当当地裹挟着鸡巴的感觉实在太过于舒爽美妙,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你丫能不能别叫得这么恶心!不知道的还以为被强迫的人是你!”
  
  大姨一直以沉默来对抗我的插入,可能是因为我的样子确实太贱了,连大姨都忍不住又怼了我一句。
  
  得益于先前长时间的征伐,第二次进入大姨的身体,大姨明显比第一次轻松了不少,包容性极强的小穴很快就适应了我的尺寸,面对我的插入,大姨还能有说话的余力。
  
  我稍稍安下了心,大姨的表现证明她的心态还维持着基本的架构,没有炸裂到支离破碎的地步,不愧是玩心理的,抗压能力就是强,被外甥的鸡巴入侵到体内都能迅速地调整过来,换做是妈妈,恐怕早就精神崩溃了。
  
  我尴尬得笑了笑,胯部开始发力,在大姨愈发湿润的蜜穴中抽送了起来。
  
  大姨眉头微皱,脑袋又偏向了一旁,紧咬着牙关不发出声音,紫色的蕾丝内裤虽然挡住了大半的春光,可肏弄起来的感觉却更加的淫靡。
  
  我开启了打桩机的模式,接连进出了数百下,大姨的下体再次被我肏得水润油亮,将我小腹的阴毛浸湿得一片狼藉。
  
  射过一次的鸡巴,敏感度下降了许多,加上避孕套的隔离,我虽然十分畅快,却没有一点要交枪的意思,我心里开始有些着急,迫切的想要验证我重启系统的理论是否正确。
  
  又抽插了十来分钟,大姨面红耳赤,呼吸粗重,眼神变得有些迷离,娇躯愈发滚烫,喉间不自知的漏出了一些呻吟,光洁的额头上冒着密密麻麻的汗珠。
  
  我想要换个姿势,却又怕节外生枝,只好开始加大了输出的力度,耻骨一次次完完整整地贴合在大姨的小腹之上,啪啪作响。然而我越是急切,却越是没有射精的意思,这鸡巴玩意儿真的是人体的一部分吗?不想射的时候拦都拦不住,想射的时候却又出都出不来。
  
  又过了几分钟,大姨已经被我日的披头散发,香汗淋漓,耻丘之下已是洪水泛滥、一片通红,大姨紧咬着的牙关泄露出呻吟声的频率越来越高,她忽然扭过头来看着我,目光复杂,檀口轻启,却没说什么,又偏过头去默默得承受着我的撞击。
  
  我喘着粗气,又是一阵迅猛地肏干之后,大姨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唔!~....你...你都不觉得累吗....哈啊!~....怎么还没好.....都多久了...休息一下...嗯!~...我...我口好渴..”
  
  我吐出一口浊气,不知不觉,鸡巴已经连续在大姨身体内进进出出了近半个小时,年轻就是好,身体好似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窃以为,少年与少妇才是最绝妙的搭配,双方都处在最为凶猛的年纪,更能碰撞出绚烂的火花。
  
  硕大的龟头像台抽水机一般往外抽取着大姨体内的水分,每次抽出鸡巴,肉冠刮蹭着大姨娇嫩的穴壁,就会带出一摊晶莹的蜜汁。
  
  大姨身下的床单早已湿得不成样子,夸张得犹如尿床了似的,难怪大姨会觉得口渴,以大姨的出水量,体内水分的储备恐怕早已见底。
  
  我借机哀求道:“不是我不想休息,但我..出不来啊...可能是因为一直是一个姿势的缘故?...要不...您给我看看胸试试?...”
  
  大姨冷冷地瞪着我:“这玩意儿你妈没有吗?!想看找你妈去!给老娘...嗯哼!~..快一点,最多再给你两分钟!”
  
  我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我不是白嫖的吗?怎么还给我限上时了...
  
  我突然有种大姨在向我娇嗔的错觉,这是默许我在她身上办事了吗...
  
  超过两分钟又会怎么样...
  
  不过天龙人大姨真是什么情况下都爱发号施令,明明她才是被我强行压在胯下承欢之人,我欣喜于大姨的表现,立刻加大了马力,打了鸡血一般大开大合地肏弄了起来。
  
  “哎哎哎,没...没叫你用力啊!!!....卧槽.....你他妈...啊呀~!....你他妈轻一点啊小畜生!.....嘶呃~”
  
  “您不是让我快一点吗?又不给我看..那个,我不用点力气怎么快的起来?”
  
  我势大力沉地猛烈撞击着大姨的耻丘,务求每一击都能深入敌后,粗大黝黑的肉龙在大姨白皙粉嫩的蜜穴内狂暴得搅动着,似要将每一寸肉褶抻平,肏穿大姨的小香批。
  
  “你....嗯啊啊啊~!”
  
  大姨被我噎得没了下文,或者说大姨现在根本没办法说一句整话,只要一开口,腻人的呻吟声就连成了一片。
  
  自己挖的坑,大姨只能紧咬银牙默默忍受着,总不能说咱们慢慢来吧...
  
    第七十三章
  
  然而这次不知是怎么回事,鸡巴次次深入大姨的花心,大姨也被我顶得花枝乱颤,香汗淋漓,白皙的脖颈再次爬满了红晕,连耳根子都红了个通透,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我却依旧是龙精虎猛,丝毫没有要射精的意思。
  
  并非是大姨的身体对我失去了吸引力,只要大姨愿意,我就是肏上一辈子都不会腻,不论是大姨紧致的阴道,还是她不堪承受摧残的娇艳模样,无一不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快感,可不知是不是心情压抑的缘故,快感就是没办法积累到阈值,突破到射精的临界点。
  
  随着鸡巴捣弄得愈发迅猛,晶莹的淫液早已随着长时间的抽插,变得像白色泡沫一般,大姨忽然再次发出长长的哀鸣,上身高高拱起,丰满的胸脯离我的脸颊又近了三分;火热的阴道急剧地痉挛着,汹涌的热浪一股股击打在我的龟头之上。
  
  大姨泄身的冲击虽然让我的快感加剧了一些,可离射精还差着36D的距离。
  
  我不等大姨平稳度过这波高潮,强行逆流而上,迎着泄洪般的汁液,哐哐猛肏着大姨的阴道。
  
  大姨的下身被我撞得水花飞溅,几乎浸湿了我半件衣服,甚至有一滴调皮的水珠跳到了我的脸庞,差点射进了我的嘴里。
  
  响亮的啪啪声中掺杂了淫靡的水声,刚刚绝顶的大姨身体愈发敏感,在我不断地耸动之下,很快又胡乱扭动起娇躯。
  
  大姨气喘吁吁,娇喘连连,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怎么...你怎么还没好!?哈啊!~....我不行了.....哈啊~...你当我还年轻啊.....哈啊!~...经得起你这么折腾...我手都酸了...哈啊~!...先放开啊...”
  
  大姨的确很早就放弃了挣扎,我一直在提防着大姨憋着什么杀招,不过即便是有,刚刚一泻千里的大姨现在也失去了所有底牌,应该没法对我构成威胁。
  
  我顺从地松开了大姨的手,防备着大姨的巴掌,我猛地直起了身子,大姨无力地瘫软在床上,衣裳凌乱,连手都没抬一下,似乎真的完全放弃了抵抗。
  
  双手解放的我拥有了更多的选择,在确认了大姨还在高潮失神的余韵中还没缓过劲儿来,我一下子抽出了鸡巴,大股被肉棒堵住的淫水趁机倾泻而出,哗啦啦的涌出大姨的阴道。
  
  女孩子果然都是水做的,大姨的出水量加起来能灌满一排暖水壶了吧...
  
  我站起身子将大姨的双腿合拢,抄起来抱在了身上,跪坐在大姨身前,右手扶住了鸡巴,寻到那水淋淋的妙处,毫不犹豫地刺了进去。
  
  “嗯呃~!”
  
  大姨发出一声慵懒而媚人的鼻音,这个姿势使得紧窄的小穴更加逼仄,在给鸡巴施加更大压力的同时,也让大姨更能清晰得感受到鸡巴的形状。
  
  要不是有着大量的淫液参与助攻,我根本就没法顺利的插进去,饶是如此,鸡巴在大姨紧到极致的阴道内近乎寸步难行。
  
  大姨修长的美腿被我抱起,与身体呈九十度的夹角,一对娇俏的玉足刚好摆到了我的眼前,为了脱离险境,我们来回奔跑了不短的距离,大姨也出了不少汗,此时摆在我面前的一对白嫩的小脚丫,隐隐散发着略微浓郁的味道,混合着大姨的体香,并不难闻,反而勾得我忍不住将鼻尖挤入玉足上两团肉嘟嘟的足跟之间,追寻着那股特异的足香。
  
  “喂!....你他妈....嗯~....干嘛呢?!.....”
  
  或许是我急促得喘息惊扰到了大姨,大姨的腿虽然被我箍住,可脚却开始胡乱摆动了起来,跟摇花手一样,我暂没法靠近那股异香的源头,只能加大屁股耸动的频率,争取肏得大姨无暇他顾。
  
  东墙被堵上了,我打起了西墙的主意,大姨这一身天材地宝,怎么着我都不吃亏。
  
  我一边抽送不止,一边将大姨碍事的外裤从腿弯处扒了下来,扔到了一旁,顺带将自己的上衣也脱了下来。
  
  细如凝脂的玉腿无遮无拦的贴在了我的肌肤之上,滑腻丰腴的腿肉刺激的我兽血沸腾,鸡巴强硬的顶开了大姨狭窄的穴肉,下身耸动地愈发迅速,搂住大姨双腿的手也愈发用力,紧紧地将两条玉腿压在身上,恨不得将其融入体内。
  
  大姨明显对于自己的玉腿和我赤裸的上身的肌肤相亲十分不适,加上我不断挺腰的缘故,双腿被动地摩擦着我身上的肌肤,大姨的喘息愈发急促,甚至还起了一些鸡皮疙瘩。
  
  “把我的...脚放下来啊,不然我....”
  
  大姨的声音戛然而止,想必她也意识到了威胁若是有用的话,自己也不会沦落到被外甥抱着腿肏着屄了。
  
  我自是不理会大姨的意见,双手开始在大姨匀称浑圆的腿上游走抚弄,如绸缎般细腻的手感让我流连忘返。
  
  趁着大姨的“花脚”摇累了,嘴巴更是直接印在了大姨的脚踝,舌头从左脚的外踝一路沿着足后层层的褶皱,一路舔到了足底,接着马不停蹄的掠过了玉足之间的缝隙,顺着右脚的曲线,一直舔到右侧的外踝为止,将大姨的一对美脚舔了个来回。
  
  可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由于角度的关系,半跪着的我要么将鸡巴抽出来,要么就没法享受将脸埋在大姨足心的快乐。
  
  我砸吧砸吧了嘴,有些意犹未尽,忽然灵光一闪,双手微微一松,大姨紧贴在一起的玉足露出了一道裂隙,我再次凑上前去,舌头插进了两团肉嘟嘟的足跟形成的足缝内,学着鸡巴的样子,在大姨白嫩的小脚丫之间形成的夹角中进进出出的舔弄着。
  
  “小畜生...你别乱来啊!...喂!...那里....嗯呃!..你他妈都下得去嘴...嗯~....都是口水....你恶不恶心!...”
  
      大姨浑身跟开了震动似的轻颤着,蜜穴一阵紧缩,一张一合的咬着我的鸡巴,可惜我的视线被挡住了,没法欣赏大姨此刻脸上的春情。
  
  我自然将大姨的话当做耳旁风,舌头继续奸淫着大姨的玉足,大姨忽然牟足了劲,双腿猛地并拢,我只觉得一股钻心的疼痛,连忙后仰着脑袋将舌头救了回来,含在嘴里温养着。
  
  我报复性的将鸡巴狠狠顶住了那团藏着深处,娇嫩异常的花心,用力地左右研磨着,同时一口咬住了大姨足跟上那一团厚实的嫩肉。
  
  “啊呀~!...你别咬啊!...嘶~...轻点...轻点....嗯呃~...轻点啊~!...”
  
  大姨的反应尤为激烈,躺着休息了一阵之后,大姨又有了些许挣扎的资本,只是双腿被我紧紧箍住了膝盖,动弹不得,上身撑起了几次,都被我重新日了回去。
  
  舌头好了伤疤忘了疼,我再次贪婪得舔弄着眼前的一切,将我能够到的地方,都留下了我的口水,作为我领地的证明,今生今世,这些都将是属于我的地盘,可惜由于姿势的问题,我始终没办法享用到大姨的足心和可爱的足趾。
  
  肏弄了一阵之后,在更加紧致的阴道和美腿在怀的多重刺激之下,鸡巴终于找到之前拼命想要抑制的那种感觉,然而在大姨挺翘臀肉的阻碍之下,一小截鸡巴始终找不到参与的机会,无法享受齐根没入的美妙。
  
  为了能更加深入大姨的美穴,趁大姨不备,我迅速分开了大姨并拢着的双腿,一左一右挎在肩膀之上,身体猛地前倾,双手撑在了大姨的身侧,一双美腿径直被我压到了大姨鼓鼓囊囊的胸脯之上,几乎将大姨整个娇躯对折起来,饱满如月的肥臀也被带动着翘起,越抬越高,甚至离开了床面。
  
  没想到大姨的柔韧性丝毫不比常年练习瑜伽的妈妈差了,一般的女生还真做不到以这个姿势承欢,性经验为零的大姨后知后觉的发现了我的企图,挣扎谩骂失了先机,大姨无力回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玉腿被外甥压到了胸前。
  
  大姨高高抬起的屁股几乎完全吞没了的我阳具,每次抽送之下都能深深地顶到大姨阴道尽头的秘密,我爽得头皮发麻,愈发大力的冲刺起来,大姨被我日的脑袋胡乱摆动着,几次伸手想要抓我的头发,却被高涨的情欲所阻,不得不死死地拽住了床单。
  
  我的呼吸愈发急促,巅峰的快感即将到来,我扛着大姨的双腿光速输出着,大姨的膝盖窝刚好架在了我的肩膀之上,两条小腿随着我的挺动不住地晃荡着,嫩滑的玉肌不时蹭在我的脸颊上,飘飘欲仙的感觉愈发强烈。
  
  大姨紧蹙着柳眉,一副生理想叫,心理又不想叫的纠结表情,双手死死拽着床单,脚背绷得笔直,身体表面再次泛起了迷人的酡红。
  
  我双手撑在大姨身侧,就像日常做着俯卧撑一般起起伏伏,粗黑的肉棒持续进出着大姨白嫩无毛的阴阜,每次抽送都能带出一大片水渍,我甚至怀疑大姨体内是不是内置了一口温泉,决堤了数次还是取之不尽、流之不绝。
  
  眼见着大姨即将再次绝顶,我也快到巅峰之际,大姨忽然开口道:“等...先等一下!嘶哈~...我下面好疼啊!...你快看看是怎么回事...呃啊!...别动了啊!...不会是被你弄出伤口了吧?!...你先停下啊!....唔呃~...我没骗你!...你快帮我看一下啊!...要是在这种时候感染了,你就等着给我抬棺吧!!”
  
  肏弄了近一个小时,好不容易有了想射的冲动,我本不想理会大姨,可她的神情不似作伪,再说大姨可是在主动邀请我去查看她最私密的地方,我难道还怕她射我一脸花蜜吗?
  
  我急忙刹住了冲刺的步伐,虽然在即将爆发的时候强行停下来非常难受,可万一大姨说的是真的,我怎能只顾着发泄自己的兽欲而无视大姨的安危呢?
  
  我调整了下呼吸,稳住心神,要是在这时候草草射了,那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拔出深埋大姨花心的鸡巴,又是一番汁液横流的美景,起身释放了扛在肩上的两条美腿,俯身埋头,凑到大姨的腿心处查看着。
  
  只见大姨肥腻多汁的白虎馒头穴早已被大量的花蜜打湿得一片狼藉,高耸的阴阜反射着晶莹的亮光,油津津、湿淋淋,让人恨不得一口含在嘴里吮吸一番;一条狭窄的细缝在鸡巴的退出迅速的合拢,除了有些红肿和不断淌出爱液之外,根本看不出被又粗又长的肉棒征伐后的痕迹,种种迹象表明,大姨身体的活力依然宛如十八岁的少女一般。
  
  大姨主动呈M字张着腿,看来大姨真的没有骗我,情况已经危急到了大姨舍弃了自己的尊严和羞耻也要朝我大张着双腿,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展示给我看的地步。
  
  大姨的举动让我兽血沸腾,加上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盯着大姨光滑的私处,这里又是我的阴茎刚刚征战过的地方,我的呼吸变得急促,竟比将鸡巴塞入大姨体内还要让我兴奋。
  
  “怎么样...有没有伤口啊?”
  
  大姨的声音有些颤抖,毕竟是自己主动张着腿,向自己的外甥展示着自己的下体,她又不是个荡妇,强烈的羞耻如山呼海啸般袭来。
  
  “哈?...哦,我没看见有什么伤口啊?是火辣辣的感觉吗?毕竟我连续....弄了那么久,有些红肿也是正常的,应该不碍事的,咱们继续吧...”
  
  大姨的叫喊让我稍稍回过了神,我仔细得观察了下,如果不算这异常的出水量和长时间交媾下产生的必然红肿的话,就没什么其他的问题了。
  
  我此时的欲念暴涨,只想尽快让鸡巴插回大姨柔软炙热的阴道,然而我刚要重新直起身子,大姨又急切得叫到:“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不知道吗?!那里面...那里面肯定出了什么问题!你再凑近点看一下...”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姨主动让我看她的小妹妹就算了,这是让我掰开来查看的意思吗???
  
  按住了大姨掰屄?这是什么科幻的展开...
  
  难道大姨是想体验一下其他的PLAY,却又羞于启齿,这才打算以这种方式暗示引导着我吗?
  
  我狂咽着口水,死死盯着微微张合的肉蚌,脑袋缓缓凑近,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本被卡在大姨阴阜上的蕾丝内裤的边缘部分随着我动作幅度的加大和快速的进出,被微微带入了大姨娇嫩的阴道内。
  
  虽然大姨的内裤绝不会是便宜的货色,材质柔和而亲肤,但对于娇嫩无比的阴户来说,足以算作鞋底砂砾般的存在了,看来大姨真的没有骗我。
  
  我刚想说我发现问题的所在了,大姨丰腴有力的大腿倏然合拢,将我的脖子牢牢夹住,大姨一直表现得虚弱无力的上身猛地直起,一左一右拉住了我的双手,阻止了我自救的举动。我的呼吸立刻受阻,血液都有些不往上走了,浑身的力量去了一大半,眼前一阵阵发黑。
  
  卧槽!防不胜防啊!!!
  
  到底还是上了大姨的恶当,这狡猾的狐狸,我一定要把你肏晕过去不可!!!
  
  

none.gif



B1F  2021-09-19 19:58
(hly521241)

1220937.png

不得不被人

支持   

none.gif

春风随遇

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