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736.png

菊花骑士

[原创R18小说]黑暗之魂-重生之母

突然翻出来以前写的玩意儿……惊奇自己竟然写过黑魂的文。
写的非常烂,错别字一大坨,也完全没研究过世界观设定,大伙凑活看一下吧。




“别冲动,朋友,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对吧。”
不屈的帕奇以一种屈辱的姿态举起双手,尽管他一脸的无辜,但他额头上的汗水却在欢快地滑落,无声的诉说着什么。

灰烬冷漠而无情的瞥了帕奇一眼,将自己搭在帕奇下巴上的直剑向上一抬,让这个光头的混蛋不得不抬起了脑袋。

灰烬虽然失去了过去的记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记忆力不好,在大概两个小时前,他在一处高台上遇到了这个混蛋,他穿着洋葱骑士的盔甲,学着洋葱慵懒的腔调说话,蛊惑灰烬到桥梁的另一头寻找所谓的宝藏。灰烬对于什么宝藏没有兴趣,他只是好奇桥梁的一头有没有自己寻找的东西。于是他踏上了桥梁,准备过去看看。

然后这个混蛋露出了真正的面目,他拉动了机关,将整个桥梁降了下去,灰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距离下面那个高大的巨人越来越近。头顶上那个光头的混蛋还不忘嘲笑他,一边欣赏着他和巨人的战斗,一边不停在上面指指点点。

脚下的粪水粘稠无比,每走一步都要用尽力气才能将脚从粪水中拔出来,更不要提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巨人,在这里战斗简直是一场噩梦。万幸这个巨人经过岁月的侵蚀,已经变得无比迟钝,巨大的拳头和脚掌看上去无比危险,轻轻一下就能将灰烬碾成肉泥,但只要掌握规律,就能从那危险的、如同暴雨一般的攻击中找到安全的缝隙。

灰烬不知道自己砍了多少剑,他全身都被粪水浸透了,充斥着生命之力的原素瓶空空如也,而那身高数十米的巨人,也伴随着一声低沉的惨叫倒下了。疲惫的灰烬坐在粪水中,大口的喘息着,这时他听到头顶响起了一声不爽的冷哼。

灰烬抬起头,看到那个光头离开了,没有看到好戏吗?
灰烬冷笑一声,艰难地站起来,他第一次被人愚弄,还被愚弄的这么惨。现在他需要回到篝火旁休息一下,然后让这个混蛋知道,惹怒一个真正的战士要付出什么代价。

但他怎么到上面呢?几乎没有上去的路。

灰烬望着自己的头顶,突然想到了什么,在不久之后,他走上一条偏僻而危险的路,那条路似乎通往教堂的最上层,崎岖且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失去小命。但灰烬现在唯独不缺少的,就是性命,

不知道摔死了多少次,灰烬终于来到了帕奇的面前,将剑戳在了这个光头的下巴上。

“不要装傻。”
灰烬嘶哑着喉咙说到。

“啊……啊!我想起来了。”
帕奇恍然大悟,露出夸张而吃惊的表情。
“哎呀,真是抱歉,与其说是我做的,倒不如说是这副盔甲干的好事。”
“这副盔甲有诅咒,只要穿上它我就会不受控制的做坏事,但我现在已经脱下来了。”
“全都是诅咒的错,而且你也没事不是吗?”

之前在高台上说过的话都选择性遗忘了吗?这个家伙撒谎的时候真的是眼睛眨都不眨啊。

灰烬冷冷撇了帕奇一眼,帕奇见没有办法,将手伸进自己的口袋。
“就算不是我做的,我也应该表达一下我的歉意。”
帕奇伸出手掌,上面放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钱币。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灰烬看了看那个已经被腐蚀到看不出哪个时代的钱币,又看了看帕奇那张真诚无比的脸,一时间怀疑帕奇是不是在嘲讽他,最终,拿剑的右手将直剑收回剑鞘,灰烬没有接过帕奇的钱币。

“这个地方,你有什么情报吗?”
灰烬冷冷问道。

“这里吗?我只知道这个地方叫做幽邃教堂。”
帕奇将钱币收回口袋,仿佛那是件了不得的宝贝,灰烬不知道这样一个快要崩溃腐烂的世界,钱币有什么存在的意义,所有的人都在掠夺他人的灵魂,灵魂才是这个世界中唯一的筹码,它是力量,也是生命延续的根本。

“我是个行脚商人,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寻找一点财宝。”
帕奇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看了看栏杆下方。
“但你看看这里有什么,巨人,疯子,臭泥,粪便,人蛆,混账不死人……抱歉,我不是在说你,总之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

“说重点。”
灰烬的手重新按在了剑柄上。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
看来帕奇的记忆只有在威胁下才会发挥潜力。
“那边那个巨大的祭坛看到没有,里面据说是埃尔德里奇的棺木,有一大群祭司看守着他,总之那里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但我听说棺木已经空了,吃人的怪物已经不在里面了。”

“那些祭司已经被我解决了,还有其他的吗?”
帕奇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伸手指向灰烬的身后,灰烬看到一个被什么东西砸开半边的铁栅栏门,里面是巨大的、封闭的大门。
“那个大门后面,有好东西哦。”

“什么意思?”
灰烬发现帕奇的表情变得猥琐起来。

“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不是男人吗?难道你死的太多了把那种事情都忘记了?”
帕奇猥琐地笑着,暗示着什么。
“相信我,里面的东西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的,你有发青舌头吗?”

“那是什么?”
灰烬有些不太喜欢帕奇的表情,

“你碰上我帕奇真的是你的幸运啊,来,给你。”
帕奇将一个蓝灰色的舌头塞到灰烬的手中,他还不忘眨了眨眼睛
“不用谢我,好好享受吧。”

灰烬看着手上的舌头,舌头很是温暖,就好像刚刚被割下来一样。灰烬还是想不明白帕奇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对于一个不死人来说能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呢,,大不了就是一死。
而死亡,对于身为不死人的灰烬来说,是一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

“吱!轰轰……”
沉重的大门被灰烬缓缓推开,尘土缓缓落下,灰烬走进了门另一头,那是一间女性风格的寝室,寝室的两侧放着两排婴儿床,床上没有婴儿,只有厚厚的一层灰尘。在最中央,是灰烬最熟悉的篝火,而在篝火另一头,是一个躺在床上,抚摸着一团不知名肉团的巨大女性。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灰烬还是念出了女人的名字。
“罗莎莉亚。”

罗莎莉亚是一个体型巨大的女性,常人大小的灰烬对于她来说更像是一个娃娃。罗莎莉亚的头上蒙着一条黑色的面纱,直至双肩,只能看到白皙的下巴和鼻子,但即使只露出这点,也依然能看出她是一个美丽的女性。她穿着一条黑色贵族长裙,袒露大部分的乳房,不知为何,她的身上沾着粘稠的液体,在昏暗的灯光下闪闪发亮。给人一种神圣又污秽的感觉。透过长裙上繁琐华丽的花纹能看出她的身份不俗,她大概拥有巨人或是神族的血统,但这个地方对于她来说,更像是一个监牢而非是寝室。

罗莎莉亚抚摸着一团在她膝上不断蠕动的肉团,她对于灰烬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如若未闻,
看着那团依稀能找到人类存在痕迹的肉团,灰烬想到了门外的蛆人,它们是在这里被制造出来的?它们在守护这里?

灰烬走到罗莎莉亚的床前,单膝跪下,随后他看到罗莎莉亚缓缓转过头,看向灰烬。不知为何,灰烬想到另一个女人,一个虚假的、充斥着阳光和温暖的虚假幻象。就在灰烬愣神的时候,罗莎莉亚缓缓张开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灰烬看到她的口中空荡荡的,没有舌头。

“舌头被切掉了吗?看来有人不想让这个女人将某些秘密说出去。”
灰烬想到了帕奇给自己的发青舌头,灰烬将发青舌头拿出来,单手高高托起。

灰烬的眼睛瞥到罗莎莉亚缓慢的伸出手指,将那条小小的青色舌头拿起来,然后慢慢的送入自己的口中,没有咀嚼,也没有吞咽,就仿佛送进去的是一颗普通的糖果。罗莎莉亚微微歪了歪头,看向了灰烬。

“什么意思?”
灰烬无法理解罗莎莉亚的意思,这个女人没有办法说话,那个混蛋帕奇也没有说在交出发青舌头之后要做什么,灰烬有些后悔没有问清楚。
“算了,他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我的。”

灰烬抬起头看向罗莎莉亚,感受到了面纱下她的迷惑,但灰烬也同样迷惑,他在此之前接受过其他的誓约,但那些誓约至少在精神层面回应了他,而面前这一位,无论从哪个层面都没有予以灰烬回应。

或许是感受到了灰烬的迷茫,罗莎莉亚伸出手,将膝盖上的那团蠕动的肉团轻轻推到一边,灰烬看到肉团上几只类似眼睛的器官看了看自己,随后肉团就慢慢蠕动到床的阴影中,紧接着消失不见了。罗莎莉亚朝着灰烬张开了双臂,就仿佛在呼唤他过去。

灰烬犹豫了一下,向前迈了一步,随后他被罗莎莉亚的双手抓住,如同小女孩的布偶娃娃一样,被抱到了罗莎莉亚的膝上,那团肉团曾经躺过的地方。上面满是温热又粘稠的液体,不知道来自于谁的肉体,出乎灰烬预料的是,那些粘稠的液体并不难受,反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轻香。

灰烬仰面躺着,他努力想看清罗莎莉亚面纱下的脸,但黑纱将其裹得严严实实,只能看到罗莎莉亚面纱下微微翘起的嘴角,如慈母一般温柔。

灰烬感觉到罗莎莉亚温柔的手指抚过自己的胸口,一直抚摸到自己的胯间,随着一连串的响声,他身上自打重生开始便未曾脱下的铠甲,突然一件件的自行脱落。灰烬感觉到一只温暖的大手伸入了他的短裤中,轻轻揉捏起来。

灰烬的呼吸急促起来,这具燃烧殆尽的身体开始兴奋起来,不知为何他勃起了,短短几秒,他的男根就变成了一根坚硬的长枪,纵使长度可观,但在罗莎莉亚的手中也如同小孩子生殖器一般可笑。

可罗莎莉亚抚摸的很认真,她的手指温柔的拨开包皮,然后以一种极慢的速度撸动起来。罗莎莉亚的手上原本就沾着粘稠的液体,随着手掌全都涂抹在灰烬的男根上,并随着手指的撸动,逐渐的升温,开始发烫。
“原来帕奇所说的……就是这个吗?”

灰烬看到罗莎莉亚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缓缓晃动着,不断吸引着灰烬的眼球。灰烬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更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但罗莎莉亚的那雪白的乳房,让他想起了母亲这个词。似乎察觉到了灰烬所想,罗莎莉亚托着灰烬的左手突然抬起,将灰烬送到了乳房前。

罗莎莉亚无声,但灰烬却知道她在说什么,灰烬的胆怯与谨慎在几个呼吸之后消失不见,他伸出手,抱住了那个双手无法掌握的巨大乳房。

很柔软,有点冰冷,仿佛只要一用力,整个手指都会陷入其中,灰烬不知道杀死了多少的敌人,其中不乏女性,但她们的身体都如同死去的尸体一样僵硬,里面的血都是腐烂的黑色,和眼前的完全不同,完全不同……

“等等!”
就在灰烬沉迷在乳房中的时候,罗莎莉亚停止撸动灰烬的男根,因为男根已经足够硬了。罗莎莉亚突然将灰烬整个人如同娃娃一样举了起来,然后在灰烬吃惊的注视下,罗莎莉亚嘟起那厚厚的嘴唇,将灰烬那小小的男根吸了进去。

那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奇妙感觉,男根被吸入一个温热潮湿空间的那一刻,让灰烬忍不住抱住了罗莎莉亚的头,或许是太久没有享受性爱,再或是这个神圣又污秽的女人的缘故,只是一个简单的口交竟然能给灰烬带来了强烈的精神刺激,要知道,他的肉体已经在无数次的死亡后变得麻木了。

罗莎莉亚开始吮吸起来,对她来说有些迷你的男根似乎并不影响她吮吸的节奏,灰烬低下头,努力不让快感将自己吞噬,他看到自己男根不断被罗莎莉亚的嘴吞没,然后吐出,每一次吞吐都会有大量的唾液沿着罗莎莉亚的嘴角流下,滴落在罗莎莉亚那身华贵典雅的裙上。

罗莎莉亚开始轻轻摆动起头颅,她吮吸的速度越来越快,灰烬突然感觉到在那温热的口腔中有什么东西顶在了他的男根上,那个潮湿纤长的柔软粗糙之物不断挑动着龟头,时而绕着龟头缓缓旋转,时而如同扇子一样上下拍打,或是如同蛇一样,将整个龟头裹住。

“难道是舌头,不对,她明明没有舌头才对。”
灰烬想不明白,快感一点一点将他淹没,很快,随着罗莎莉亚将灰烬的男根吐出,灰烬看到从罗莎莉亚的口中吐出了一条熟悉的、青色的舌头,那条被他献给罗莎莉亚的发青舌头。

那条青色的舌头配合着罗莎莉亚的嘴唇,裹着灰烬的龟头不断吞吐着。随着那凹陷的脸颊,不断发出淫靡的吸水声。

“原来是这样吗?”
“舌头是用来这样用……”
灰烬喃喃自语,他感觉到一股尿意从脚底直逼脑门。

似乎察觉到了灰烬即将到达顶点,罗莎莉亚缓缓的张开那嘴巴,她仰着头望着灰烬的脸,灰色的舌头长长的伸到灰烬的男根下方,仿佛在渴求灰烬的精液。如果是其他人还好,但偏偏是这个充满着圣洁味道的女人。

“!”
灰烬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脑袋不由自主的抬起,随着灰烬一声闷哼,白色的粘稠精液如同激流一样击打在罗莎莉亚青色的舌头上,打在她厚厚的嘴唇上。当灰烬低下头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精液已经糊满了重生之母的下巴,沿着她洁白的下巴缓缓滑落,滴落在她黑色的衣裙和她雪白的乳房上。
罗莎莉亚呆呆的愣了一下,几秒钟后她伸出舌头,沿着嘴边,一点点将精液卷入自己的口中。

灰烬刚刚软化的男根再一次硬了起来,灰烬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烫,心脏跳的飞快,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兴奋了,上一次这样兴奋,还是刚刚从棺木中苏醒,在与古达的战斗的时候。在那之后,随着一次次的死亡,他就越来越麻木了。
但现在,他又一次感觉自己活了。

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他将罗莎莉亚的手推开,灰烬扑到罗莎莉亚的高大身躯上,灰烬一把将自己的短裤扯碎,然后伸手抓住了罗莎莉亚的裙摆,准备直接扯开,但灰烬激烈的行为被罗莎莉亚阻止了。

罗莎莉亚按住了灰烬的手,摇了摇头。罗莎莉亚两条苍白的双腿从黑色的裙摆下伸出,随着罗莎莉亚的手将黑色的裙摆向上拉起,一具美丽、如同大理石雕像一般完美的女性下体出现在灰烬的面前。

罗莎莉亚的下阴如同古朴圆润的雕花一样美丽,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发,阴唇上散发着淡淡的水光,仿佛伸手按一下,里面液体就会顺着手指,如清水流下。

灰烬确实这么做了,灰烬的手指插进了罗莎莉亚的阴唇中,没有一点阻力,整只手臂轻松的插了进去,被层层的肉壁紧密包裹,里面充斥着粘稠炙热的液体,随着搅动咕叽作响。

灰烬将手啵的拔出来,拉出一条长长的粘稠的水线,在昏暗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灰烬抬起头,发现对面的罗莎莉亚脸颊浮现出了稍许的血色,罗莎莉亚张开双臂,如同最开始见面一样,朝着灰烬张开双臂,仿佛再说,孩子,来吧,回到家吧。乳白色的精液还留在她的嘴角,随着她充满母性的笑容,沿着她的下巴不断滑落。

灰烬没有拒绝,他猛地抱住了罗莎莉亚,将已经硬如钢铁的长枪插入了罗莎莉亚的阴户中,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水声,灰烬的男根分开紧密的肉壁,紧紧的插入了进去。

灰烬被罗莎莉亚的双臂紧紧抱住,脑袋埋进罗莎莉亚柔软的小腹上,灰烬只有下体可以活动,但对于灰烬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咕叽咕叽的声音伴随着肉体的撞击声,在旷阔而空旷的寝室墙壁上反复回荡着。

灰烬快要在这种快感中沉迷了,因为肉体差别太大的原因,罗莎莉亚还没有达到那种处女所拥有的紧密,但她拥有处女所没有拥有的成熟,男根不需要多么用力就可以顶入,粘稠的体液是最好的润滑剂,每次插入都能听到液体被搅动分开的淫靡声音。但当需要拔出的时候,那紧密的肉壁却会发生巨大的吸力,仿佛要永远将男根留在里面一样,随着灰烬前后摆动的臀部,不断发出摩擦的咕噜声。

灰烬拼命地吮吸着罗莎莉亚的肉体,因为这样他才不会失礼的呻吟起来,灰烬感觉自己的人性正在飞速的逝去,他现在就是一头野兽,他每一次呼吸都在变的炙热。

罗莎莉亚,或者应该称呼她为重生之神,她如同一个真正的女神一样,没有任何的情绪,默默的观察着灰烬,她黑纱后的眼睛里充满了兴趣,仿佛在观察一只可爱的动物幼崽,她甚至伸出手,如同抚摸猫咪一样温柔地抚摸着灰烬灰白色的头发。

灰烬的身体突然停住了,他紧紧抱住罗莎莉亚的身体,胯部死死的贴在罗莎莉亚的身体上,或许出于生育的本能,灰烬无意识的将男根努力插进最深处,伴随着灰烬的一声怒吼,灰烬的精液喷涌而出,一分钟后,灰烬才疲惫的从罗莎莉亚的身体上爬起来。

灰烬一边喘息着,一边将自己的男根啵的一声拔出来,灰烬看到罗莎莉亚伸出两根手指,将自己的阴唇轻轻拨开,乳白色的精液慢慢从罗莎莉亚的阴唇欢快地流淌出来,很快流成了一大摊。

罗莎莉亚突然坐了起来,如同小狗一样,她双膝跪地低下头颅,屁股高高抬起,罗莎莉亚伸出舌头,用手指将精液抓起来,一点一点送入自己的口中,喉咙咕噜作响,不断将粘稠至极的精液吞下去。

不知为何,灰烬在精液中闻到了灵魂的味道,这时灰烬感觉到了身体的虚弱,他原本强大充沛的灵魂现在所剩无几,看来一切都是要付出代价的,问题是值得吗?
当然是值得的。

看着撅起巨大臀部舔舐精液的罗莎莉亚,灰烬感觉心中一热,他浑然忘记了一些危险和禁忌,灰烬下意识伸出手,掀起了罗莎莉亚的黑纱。

他看到了罗莎莉亚的眼睛,一对熟悉的眼睛,刹那间,无数的记忆涌入灰烬的大脑,某个阳光下虚假的幻象,某个在绝望世界中唯一的希望和信仰,某个低头望着摇篮的母亲,某个在梦中降落的女性神明,这些记忆被揉捏在一起,最终汇聚成一对漆黑的眼睛,以及一张美如如同天神的脸庞。

一刹那的失神,灰烬的手松开,黑纱重新遮住了罗莎莉亚的脸庞,罗莎莉亚没有理睬呆滞的灰烬,依然专心的舔舐着床上残留的精液,将床单上的精液舔的干干净净她依然没有满足,看到灰烬龟头上残留的精液,罗莎莉亚爬到灰烬的胯下,吮吸起了灰烬再次勃起的钢枪。

灰烬回过神,他看着身下的罗莎莉亚,缓缓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团温暖的灵魂,他的灵魂所剩无几,但他在战斗中所杀死的强者的灵魂都在他的手中,这些灵魂中都孕育着强大的力量。

灰烬毫不犹豫的将珍惜的灵魂捏碎了,灵魂的力量涌入了他的身体,疲惫消失不见,但对于灰烬来说远远不够,他掏出了更多的灵魂,这些灵魂在他重生之时便躺在他的背包中,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获得了这些灵魂,他只知道,灵魂昔日的拥有者都是他无法战胜、只能仰望的强者。
但现在他们都要成为灰烬的力量。

就在灰烬掏出一个蓝色的扭曲的灵魂的时候,灰烬感觉到罗莎莉亚的吮吸停止了,那个沉默没有什么情绪反应的女人突然抬起头,她死死盯着灰烬手中那团不断蠕动的灵魂,不知为何,灰烬感受到了罗莎莉亚情绪在波动,愤怒?迷惑?灰烬看不透,或许,这个灵魂属于她认识的某个人。

罗莎莉亚看向灰烬,她伸出手,默默的抓住了灰烬的手。

“你想要我捏碎它吗?”
灰烬轻声问道。

灰烬看到罗莎莉亚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灰烬捏碎了灵魂,灵魂绽放出湛蓝色的亮光,在一声清脆的崩解声中,化作无数的蓝色粒子,缓缓飘散,在逐渐消失的蓝色光子中,灰烬看到了罗莎莉亚流下的泪水,那副永远不变的脸仿佛随着捏碎的灵魂变得柔和了,就如同……解脱了……

灰烬感觉一股强大的灵魂进入了他的身体,他感觉自己身体开始变得庞大,庞大到不需要抬头就可以看到罗莎莉亚的脸庞。

船上的两人对立而坐,寝室陷入了沉默,罗莎莉亚低下头,无声的祈祷着什么,半晌后,她抬起头,脸颊上已经没有了泪痕。

她热情的拥抱了灰烬,主动的亲吻灰烬,就像是在感激灰烬刚才的行为,灰烬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会让她这样,但这不妨碍他用自己的舌头回应罗莎莉亚的吻。两人亲吻,舌头交织,直到两个人的呼吸变得沉重而炙热。

罗莎莉亚缓缓站起,随后那条黑色的长裙掉落在床上,罗莎莉亚如同大理石雕像的完美胴体完整的展露在灰烬的面前,在灯光下,罗莎莉亚的胴体散发着一股圣洁的味道,灰烬甚至产生了想要跪地膜拜的想法。

罗莎莉亚用手轻轻挑起灰烬的下巴,然后缓缓躺到了床上,罗莎莉亚两条丰硕的大腿缓缓抬起,随后被罗莎莉亚的双臂抱住,两只脚掌朝天,整个阴户和臀部一览无余,清晰可见。

灰烬呆住了,罗莎莉亚那如同在诱惑勾引他的动作让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直到他看到罗莎莉亚不断扭动的脚趾,那黑纱下青舌舔舐的诱惑嘴唇,以及已经泛滥到在灯光下晶莹闪烁的唇。

灰烬挪动着膝盖,直立着跪在罗莎莉亚身前,随着灰烬的野蛮插入,罗莎莉亚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声,灰烬愣住了,他刚刚是不是听错了什么,随着他抽动自己的男根,搅动里面更加泛滥的淫水,那声微弱的、如同从喉咙里发出的呻吟声再一次响起。

罗莎莉亚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呻吟声,那是一种缓慢的、富有节奏的呻吟,伴随着灰烬肉体的撞击,一声声的响起,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

灰烬的心燥热起来,他抓住罗莎莉亚的乳房,如同是在驾驭一头高大强壮的母马,罗莎莉亚也配合的扭动着身体,灰烬插入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的液体从两个人交合的地方涌出,将两个人的下体浸湿。

突然,罗莎莉亚抱住灰烬,罗莎莉亚两条长腿左右交叉而过,死死夹住了灰烬的腰,罗莎莉亚的腰肢开始如同一条蛇一样前后扭动,每一次扭动,阴道里的肉壁都会猛烈收缩,随着咕噜声将灰烬的男根死死夹住,直到灰烬用力将男根插入更深处。

灯火下,一大一小两具的肉体在黑色金丝编织的床单上蠕动交织着,罗莎莉亚丰满庞大的身躯,在灰烬的撞击下,柔软的小腹和巨大的乳房如同波浪一样晃动着。陈旧的床铺不堪激烈的交合,咯吱作响,两人的影子随着灯火,在墙壁上不断的扭曲放大。

他们两人的呻吟在寝室中回荡,飘出门外,在整个教堂的天花板中传递。门外的蛆人门听到了呻吟声,他们一个个的从屋顶爬下来,聚集在门口,他们高高举起双臂,在蛆人祭祀的指引下,他们虔诚地开始唱起那首古老而悲伤的歌谣,伴随着低沉的歌声,寝室里的交合逐渐达到了高潮。

“呜……呜……呜呜!”
灰烬听到了罗莎莉亚的哭泣声,那副巨大的肉体突然一阵颤抖,死死抱住灰烬,力量大到几乎要将灰烬勒死,灰烬感觉到包裹着的男根被浇上了一股炙热的液体,灰烬也用力挺起了腰肢,用自己的精液回应了罗莎莉亚的高潮。

灰烬感觉到了一丝疲倦,他躺在罗莎莉亚的身上,直到自己的精液全都流入了罗莎莉亚的体内,罗莎莉亚一只手抚摸着小腹,一只手抚摸着灰烬的头发,她哼起一首歌谣,那是一首古老而悲伤的歌曲……
……
当帕奇再一次来到罗莎莉亚的寝宫时,灰烬已经不在了。
帕奇从地上捡起属于灰烬的骑士盔甲和直剑,毫不犹豫的放到自己背后的口袋中。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里只有各种怪物和恶心的生物,没有什么财宝,但会有带着财宝的人以相同的理由来到这里。

“看来你在这里呆的相当愉快呢,你可要好好谢谢我,你的盔甲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帕奇撇了一眼篝火一旁的床铺,将寝室里最后一点东西揣进口袋后,帕奇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随着大门缓缓关上,寝宫里的灯火变得更加明亮了一些。

罗莎莉亚依然没有表情的坐在床上,抚摸着膝盖前一团不可名状的扭曲肉团,只不过和上一次不同,这次的肉团上有一撮灰白色的头发。那团扭曲的肉中,依稀能看到一个熟悉的、无比满足的脸。


508145.jpg

剑锋掠指寒

B1F  2021-09-17 19:22
(更新?更新个屁!)
好家伙,突然发现黑魂也能撸

66459.jpg

艺术家

B2F  2021-09-18 21:23
(其实是个好人)
挺好,那防火女,幽儿西卡的文也快点走起啊     

none.gif

562138

B3F  2021-09-19 09:47
(阿巴阿巴)
好人一生平安

none.gif

519e848c

我超,能冲

none.gif

牛头人

ashen one变成蛆人了,防火女又换了新的服务对象。

519501.jpg

某天

写的不错啊!楼主加油!罗莎莉亚我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