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99.jpg

犬系

dnfH同人,阿拉德游记

最近dnf周年庆重新回坑,时装好涩,npc也好涩,三觉萝莉简直涩到点了。
这我咋忍得住,打开P站……没人气啊,既然这样自己产粮吧。   
——————————————————————————————————————————————————————————
  
  吴理已经很久没有登录游戏了,繁忙的生活节奏压垮了他的精神,整日病殃殃的世界毫无生机。

  近期公司将会派他前往非洲出差,这几乎是宣判了“无期徒刑”的流放。没有人会喜欢在异国他乡漂泊,挣再多钱也弥补不回逝去的一切。

  公司给了他半个月的出发准备,吴理在听到消息后晃晃悠悠地回到出租屋就一睡不醒,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接近傍晚。

  肚子里咕咕地叫着,吴理翻开冰箱将昨晚没吃完的面条继续咀嚼,没一会儿就反胃地恶心在垃圾桶旁边呕吐。

  好想睡觉!这是吴理再度躺在床上的第一想法,即使数十小时的睡眠也弥补不回之前每日十八小时的高强度作业,他转过头眯着眼睛看到橱柜上的电脑。

  很久都没有登录游戏了,他这样想着。从学校毕业前,那款《地下城与勇士》的游戏几乎陪伴了他整个青春,别人都在忙着早恋、打架和图书馆,吴理却一直在打游戏。本来以为毕业后凭借着计算机技术能够进入游戏行业做热爱的事情却被迫于生计变成码农,而且说起来为什么码农会被派到非洲?这和人生轨迹完全不一样吧!

  但是吴理这些想法却不敢在公司面前提起,毕竟所有人都是公司的一颗小螺丝钉而已。他从床上仰起,本来有些微痛的肚子也不在咕咕叫,于是面前抬起手久违地按下电脑主机上的开机键。

  怎么回事?电脑没有任何反应,是放了太久吗?吴理靠近准备俯过身子检查主机,本来禁闭的显示器突然亮起。

  “终于……我已经等了太久。”吴理没有抬起头,显示器上出现了不知名的文字投射出来。然后,在吴理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屏幕的光亮到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

  ……

  混乱、晕厥,这是吴理的第一反应。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不断穿梭,有不断的知识在传输进他的大脑:浮空弹、膝撞、银弹、BBQ、阔剑地雷、散弹枪、凝固汽油弹……

  各式各样有用没用的知识灌输进他的大脑,吴理这才意识到这是他以前玩游戏时的角色技能。难道,穿越了?前方是阿拉德大陆?

  他还没想明白,前方的白光突然一闪,刺眼的亮光闪烁而来,同时也感觉得到身体的掌握感再度回来。

  “好亮,这是哪?”

  四周是一片空无的林地,远处望得到三三两两的错落树林,随着身上的光芒逐渐褪去,吴理也看清了所有一切。他的身材比之前高挑多了,不仅如此,身上的衣服也穿得和特工一样,隐约间能感觉得到口袋和兜里的手雷弹药。

  花了几分钟整理思绪,吴理这才意识到自己变成了自己的玩家角色——弹药专家。可是吴理记得自己的角色明明满级,但现在这幅外表看起来也没有转职的样子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不仅如此,物品栏,任务栏,好像什么都没有,虽然弹药专家的大部分技能他都很清楚记得,但身上的弹药材料好像一塌糊涂,这难道是某个真实系游戏?或者真实系穿越?

  “啊!救命啊!”

  从远处的丛林突然传来的喊救声打断了吴理的思绪,看着有些熟悉的布景,吴理一拍脑袋突然想起了什么。

  “赛丽亚,我来了!”

  当然是游戏里万千世界唯一永恒不变的第一新手任务,拯救赛丽亚。

  吴理顺着叫喊声冲了过去,从腰间背包里掏出一把短柄步枪,他虽然是游戏玩家但又不可能记住所有武器的样子,总而言之按照记忆里开枪的方式来就行了。


  踩着凉鞋一进入丛林就感觉得到周围的气氛瞬变,茂密的林叶将天空都遮蔽起来显得阴森森的。吴理呼了一口气,从上衣掏出防毒口罩带上,毕竟谨慎才是第一重要。这样想着,他回忆之前叫声的位置走了过去。

  “10.00,9.00,8,00……”

  没走几步,吴理突然看到从草丛里窜出来个机器人,大概和吴理能够制作的机器人差不多样子,难道是个机械师?

  “哒!”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从草丛里又窜出个身影,那身影看起来也就比机器人高过两个个头,还没看清楚就瞬间挥舞武器将吴理身前的机器人捣个稀巴烂。


  “看什么,快跑啊!”

  那声音略一停顿,它的主人立刻又提着武器越过吴理跑了起来。吴理这才看清楚那身影样子,大概穿着红色外衬和黑色的紧身皮裤,深红色的双马尾在风中摇晃不已,而头上那双尖尖的耳朵格外瞩目。

  是魔法师,吴理记得游戏里魔法师都是尖耳朵,而这幅打扮的好像是战斗法师的二觉。居然不是赛丽亚?吴理一下子就奇怪起来到底是什么怪物能让二觉的战斗法师不要命的狂奔……等等,他突然想起了些什么,假如这是洛兰,洛兰隔壁是哪来着?

  他回过头望向草丛方向,随着声音视线也逐渐清晰,从那头正在往外冲的:率先是一个浑身机械的巨大牛头怪,然后是各种哥布林机器人,猫妖机器人,白鬃牛机器人——是比尔马克帝国试验场!

  快跑啊!吴理翻身就是一个滑铲紧接着悦翔空射反冲力像个小飞机一样突突突地跑。

  “哇,你跟着我干什么?赶快走开啦!”正在逃跑的战斗法师看见吴理急忙喊到。

  吴理这才确定这个小婊砸就是刚才喊救命的:“你拉的怪,关我什么事。”

  “啊,好哥哥,看在我刚才救你一命的份上,你帮我拉点吧,拉一半就行。”战法看见嫁祸无效急忙卖萌。

  但吴理可不是那么绅士的人,要是普普通通的牛头巨怪说不定就单挑了,而且刚才那个小机器人……明显是机械牛二阶段,还会无限召唤机器人,鬼才敢打下去。这样想着,吴理一个浮空铲直接冲到战法更前面。

  “啊!你……唔!”

  战法看着对方这么没良心刚想发作,背后的机械牛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嗡鸣,没有防备的战法直接被声音击中眩晕倒地。

  “喂!”

  站在远处的吴理喊了一声却没有任何反应。而那身后的机械牛很快就追了上来,直接高举手中的合金战斧。

  可恶,自诩没良心的吴理也看不下眼前的场面,从腰间将一枚特殊的子弹上膛,就这一发,他这样想着,没有作用的话转身就跑。

  浮空弹!


  机械牛挥舞的重臂带动巨斧正准备将眼前的家伙劈成两半,铛!一声嘹亮是枪响击中了他的巨斧,摇晃的力气差点让他站稳不住脚跟。

  果然是霸体护甲,和游戏里一样,吴理这样想着。不过能让机械牛停顿就代表有效果,他迅速从背包里掏出另一项盘状武器——C4飞速炸弹。

  当然想靠这个炸弹炸翻全场是不太可能的,吴理也不知道武器会不会伤害自己人,但游戏里这件武器能够自动追踪锁上敌人并减速,现在战法躺倒在地也正好命中不了。于是吴理奋力将手里圆盘状的武器扔了出去,那扭曲而不规则的炸弹瞬间扒附在牛头械王后在牛头怪之间直接乱窜,等他们还没反应,看起来似是加速的吴理已经抱起战法跑了老远。


  轰隆隆!刚跑出丛林,从里面传来巨大的爆炸,但愿能炸死那群机械牛吧,吴理这样想着。

  他抱着手里的战法又跑了半天才停下,有些岔气的口罩让他呼吸都不太均匀。他将怀中女孩放下,摘掉了嘴上的口罩扔到一旁,坐到旁边小声喘气。

  吴理一边喘着气将目光转到躺在地上的战法身上,游戏里这幅样子是二觉形象但不知为什么好像还没有解除,看来果然是有些真实系。不仅如此,战法的外表比游戏里面更加可爱,虽然是战斗法师却看不到一点伤痕的迹象,匀称的身材配合黑色紧身皮裤看起来格外美丽。

  吴理有些心动,他靠近了些,盯着战法那双尖耳朵,那细腻的皮肤也更加清楚可闻。战法的眼睛微闭,有些泛红的睫毛同样靓丽,瞭长的双马尾此时正散落在袍袖附近,而那微张的红色嘴唇像是梦见了甜美的事情。

  吴理的理性再也忍不住,过去日日夜夜的生活和梦仿佛交织在了一起,他轻俯身子,朝那张微微张开的嘴唇吻了上去。

  好甜!这是他的第一感受,或许是里面的唾液有些外溢,吴理没想到女孩子的嘴唇居然是这个样子。他有些渴求,又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扣开了那微微皓齿,触碰到了那粉红色的端口,吸吮着战斗法师舌蕾间的唾液。

  “呃……”似乎是感觉到外物入侵的感觉,战法的喉咙发出唔噎的声音,吓得吴理立刻一个翻身。

  呼!又沉默了数秒,对方并没有醒来的样子,吴理小心脏却依旧在砰砰地响动。

  可恶啊!真是太可爱了,吴理看着那睡颜,可以说比地球上任何美女都要完美。瞄着那一起一伏的胸口,吴理感觉呼吸都开始急促。

  他从身上隐秘口袋里摸索,从里面拿出一枚罕见的兵器——睡眠手雷。本来就是天界特种部队出生的弹药专家,配置了大部分特种兵器,吴理现在身上的弹药装填除了部分多兵作战武器,基本都能拿出一份。

  他捏着这颗手雷,也知道它的重要性,于是按照大脑深处被填充的兵器知识,小心翼翼地拧开手雷药口往战法的鼻子下方送了过去。一丝凝固的香粉顺着战法节奏的呼吸钻了进去,就这一丝未稀释的源粉就足以让任何人睡上三天三夜。

  待吴理拧上药口收好武器,战法的睡哼声变得细弱蚊声。而再度转过头的吴理,迫不及待地往那微有起伏的黑红色上衣摸去。

  战法的胸部虽然很小但却柔软,隔着布料的微小起伏就像藏在树叶中的香甜果实一样。他摸索着边缘的纽扣,一点一点地将衣角敞开,里面还穿着件稀薄的白色文胸,果然是贫瘠的身材连乳罩都没戴上。

  那白色的文胸因为汗腺而有些浸湿,本就因为胸口起伏微透的间隙变得更加清晰,而那顶端处的一点凸起更是带着粉色的光泽。吴理手指有些发抖,手掌按上去后一点一点地勾勒着那文胸和肋间的边界,战法俏丽的外貌不仅完美,略带嫰白色的皮肤更是像珍珠般美丽,如宝藏般动人。

  吴理的食指摸索着,顺着那乳丝交界处往里头探了进去,顺着痕迹略带汗水滋润了指甲勾,直到触到那有点激凸的奇点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他的下半身已经全都湿了,那被禁锢的野兽随时都可能被释放,他几乎已经不再能忍受!

  吴理三下五除二地将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双手也摸索到战法那黑色的紧身小皮裤上,扣开紧绷的圆纽扣,双手抓紧那腰部将皮裤一点点褪了下来。她穿着同样的白色内裤,有些微弓的双脚将那三角区域好好地映衬出来,那稀薄到如同透明乳毛的阴毛完全遮挡不住阴皋,随着左右推动的动作偶尔侧着露出来。

  吴理吞了口口水,尽量保持住镇定的情绪并抓住战法细小的胳膊,下面将纯白色的内裤掀开露出里面已经有点湿润而逐渐飘红的小穴。他将自己下半身的分身对准,朝着明显不匹配的缝隙插了进去。

  好紧!也好痛。即使早有自那蜜穴内侧外溢出来的液体,也完全抵不住尖端的顶撞感。分身仅仅是在阴皋的表侧,稍微前进一点吴理都感觉是在虐待自己的儿子。

  这样子可不行,吴理看着退出来歇在大腿根白色内裤上的分身,又望了望半敞着身子的战法,双手又不自觉地往那微乳摸去。他将战法的文胸往后推到肩侧,两只可爱的乳鸽便钻了出来,稍有起伏的胸口将贫瘠之地的两座山峰来回摇荡。

  真棒啊!吴理左手将那粉红色握紧,而另一侧则被趴到肚脐附近用舌头轻啜,首先印入味蕾的是略有略无的汗腺味,然后很快就被分解成甘甜的舒适感,顺着牙齿来回摩擦的软触觉让他脊椎都开始颤抖。

  一直在睡眠中的战法似乎也受到影响,本来甜美的梦境变成羞涩的表情,整张脸都笼上一股绯红色。吴理另一只手动了,他摸向有些战法因为双腿交叉形成三角区域的下半身,分身被夹在期间而被滴落的液体猛灌,他的小指一点点开辟着即将前行的道路。

  应该足够了吧?虽然有些生疏,但稍一往前就感觉得到更加湿润,应该说对方也发情了吗?吴理望向战法俏皮的脸,才发现绯红色几乎飘上耳根,她的小嘴微张,还不时喘着若有若无的粗气。

  他小心翼翼,像宝藏般一点点拨开匀称的小腿,腿末梢的蜜穴也随之一点点开敞,那半透明草丛沾着晶莹水珠,深邃而悠然的穴口如秋风后的山谷。吴理将分身抬起,举着根部一点点往那山谷探进,一点点,仅仅是谷口处一丁点儿紧俏就让耻骨开始打战,但凭借着腰椎的任性,吴理按住分身往更里面冲了进去。

  唔!大脑陷入一片泥泞之中,下半身突破数十年来的桎梏钻入了温暖的海洋,他的理性之弦再也绷不住,还没来得及享受紧致快感就喷涌而出。

  滋,滋!吴理都能听到小脑传达的射精音,仅仅过了一刹那,那倾泻的快感随着微弱的动作,白里透红的液体缓缓自缝隙里挤出,象征着他彻底从处男毕业。


  “啊!”吴理抓住战法的小肩膀,整个人近乎趴在她的身上,极致的瞬间不想有丝毫浪费,他将自己的存货全部往那初经过人事的蜜穴灌了进去。

  几近填满的紧促感让他稍有歇息,但也只是数秒而已。他的分身还是坚挺,那快要将其压倒的狭窄倒是加快了平复,他俯下身子在战法的耳稍轻吻,下半身也随之抽送起来。

  啪!啪!啪!每一次抽送都将更多汁液渗透出来,每一次抽送到最顶端时都能看到小肚子上的凸起,宛如玉璞的娇小美腿被一点点白灼液体越描越亮,连褪到膝盖处的黑色皮裤都被染得稀疏模样。

  另外一边的双手也没有空闲,正紧紧握住那几乎不存在的双乳,而吴理的舌头也从乳尖蔓延到肚脐再到腋下,那腋下略带着酸涩的汗味,这才是真正的宝藏。

  “嗯,唔……嗯,嗯!”

  不知道是不是吴理抽送的效果,战法的喉咙传来一点点轻微的哼声。但现在的她可醒不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同样在做着桃色的梦。

  吴理一边抽送一边想着,他干脆伸直身子将分身顶到最里面,将整个小肚皮上都顶成自己儿子的模样。他挨进战法的侧耳,那细长尖俏到每个男人都想摸上的长耳朵,用嘴巴轻轻在耳尖上哈了一口气,又用嘴唇舔了两口说道:“战法,你的小穴真棒。”

  “又色又紧又可爱,里面一直在吞吐,你说你是不是兴奋了?”

  他这样一边说着,一边又狠狠抽弄两下,里面像是习惯了吴理的节奏,再度进来后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包裹起来。那每一次的节奏,都几乎可以说是更加有力,似要将吴理的分身彻底吸附到里面一般。

  “唔,太厉害了。”被爽感几乎包围,吴理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都已经快不属于自己,整个脊髓如同机械般泵取,抽取到脊椎一直延伸到末梢尽头。

  滋!滋!滋!

  再一次听到从大脑里同步出来的声音。担心漏掉的吴理干脆整个环抱起面前的娇小身子,两人呈弓字形将所有的一切都送了出去。

  ……

  ……

  ……

  数分钟后。真不妙,吴理看着眼前的景象,尽管几次将衣服往之前复原,但战法那凸起的小肚子导致黑色短裤的裤口怎么都扣不住。

  怎么说呢?正常人在野外露营,偶尔也有扭来扭去将衣服扣子扭掉的情况吧?

  打定注意,吴理一伸手,咔!将那皮裤上的纽扣撕扯下来。

  就当个纪念品吧!吴理将纽扣藏到衣服最里面的口袋这样想着。
  

  

  

none.gif

司见

B1F  2021-09-02 01:44
(这个人脾气很不好,轻易别招惹他)
格林森林旁边的机械牛副本,挺有趣的想法。
说起来色气的女角色挺多的
别忘了强暴凯丽逼她弄出一把+99的白手枪助个兴~

873185.jpg

鲤鱼王

竟然是dnf同人,楼主加油,写的挺好的

9.png

JOB

再来5SP的

87676456456.jpg

桃桃乌龙

    

211484.jpg

无奈的

  

9.png

牛头人酋长

B6F  2021-09-12 11:56
(#黑色红底高跟鞋#黑色小皮鞋#粉色猫爪棉袜#裸足#肉腿#腿环#腋下#短 ..)
可恶 为什么不是召唤 (

9.png

牛头人酋长

B7F  2021-09-12 11:59
(#黑色红底高跟鞋#黑色小皮鞋#粉色猫爪棉袜#裸足#肉腿#腿环#腋下#短 ..)
最好把土罐给雌堕了 60版本的时候骗了我好多金币

none.gif

562138

B8F  2021-09-19 09:48
(阿巴阿巴)
好人一生平安